字体
间距
字号
背景
配图

矮壮男子试着又调试了几次,向旁边伸手,那个守在一旁,穿白色真丝练功服的女子,从箭筒中抽出支箭羽递过去,其余人明白的让开。男子搭弓上弦,对着几米外的箭靶射出去。嘭的一声脆响,箭羽稳稳插在靶上,没脱靶,成绩还不错,四环。

守在一旁的女子伸手鼓掌,矮壮男子也满意的笑起来,拔出箭靶上的箭羽,招呼众人说差不多了。其余人都拿起身边的弓箭,一行人热闹的出门。矮壮男子经过我们身边时,还笑着跟周仓笑着打了招呼,周仓点头回应。

等他们出门,我问说“那个人是谁?”

“百汇实业的朱庭,朱老板。”周仓望着那行人说。

“就是那个乳制品公司?”我讶异道。虽然不认识朱庭,不过他的公司到是听过,而且不但在城市,在全省销量都不错。现在食品,特别的饮品行业查的这么严,收的这么紧,他的公司还能越做越大,真有些不简单。

周仓点头确认。

我忍不住多看了朱庭两眼,与常人无异,没什么特别之处,疑惑道“他们去哪儿?”

“后山打猎!”周仓笑了下说。

“打猎?”我很是惊讶,那群人中朱庭虽然有点矮,身段还算不错,像是个偶尔会运动的人。不过还有几个就不是那么回事,胖的都快看不到肚脐了,估计多走几步,走快点都会喘。

“就是些放养在山里的野鸡,兔子,专门用来娱乐的。”周仓明白我的惊讶,解释说。

我听完忍不住笑起来,收回视线,看到小院的房里还放着不少弓,好几个种类。我突然来了兴致,走进屋里说“他们手上的家伙都是这儿的?”

“这里的可以用,他们都是自己买的,可以带回家玩,挂家里好看。”周仓话语中始终有些调侃的味道,能看出他对这种小打小闹,像玩耍般的东西没兴趣。

周仓对他们的看法,我自然不想去多说,拿起其中一把弓,试着拉了下问“对了,跟着你跑半天,还不知道你喜欢玩什么呢?”

“我没事的时候,爱玩点收藏。”或许是无聊,也或许是配合我,周仓也拿起把弓,拨着弓弦玩。

“收藏什么?”我讶异的望了眼,还真没看出来。

“玉器,古董之类的玩意儿,跟女人一样,漂亮的东西。”周仓无伤大雅似的说,随即又道“不过我玩的不一样,是投其所好,也为了收藏价值,有时四处转转,兴许还能淘点宝不是。”

“亏的多吧!”我笑说,收藏这行要有眼力,有知识,像周仓这种业余玩家,还淘宝,不被坑就算不错了。

“哈哈!目前为止嘛,说不定哪天就赚了。”果然给我说中,周仓灿笑起来。

我笑着摇头道“那种东西,没专业知识只能做业余爱好。”

“我明白,城里几家服装渠道商好这口,只是跟着玩玩,可以多交流下感情。”周仓解释说,似乎嫌手中的弓没意思,又放回了原处。

我挑中把手工制作的牛角弓,试着拉了几下,力量差不多,能拉开。望向周仓笑说“我们也去玩玩?”

“怎么,你也会射箭?”周仓回望着我,眼里的惊讶就跟我看到这个山庄时一样。

“小时候学过,好多年都没摸过了。”我老实道,小时候喜欢跟着村里人上山,确实用过这玩吆儿,都是些村民自己做的粗制品,做工自然没这个好,但用来打点兔子,山鸡够用了,又不求几百米外百步穿杨。

“可先说了,我是外行,对这种东西也没兴趣,等会转半天找不到,射不中,空手回来可别嫌丢人。”周仓似乎真没兴趣,只甘愿当个陪客。

“走吧!反正都是野鸡,兔子,又不会咬人。”我怂恿说,说完提起箭筒道“野猪,丛林豹都见过,还会被几只鸡吓到?”

“丛林豹?真见过?”周仓不信的跟上来。

“骗你干啥。”我认真道,在周仓眼神开始有点崇拜时,又笑嘻嘻道“不过已经死了。”

被我方到,周仓的眼神立刻转为不屑。刚跨出小院,旁边走出来两个穿真丝练功服的女子,伸手要帮我拿手中的弓箭。

我疑惑的望向周仓,他会意,解释说“是被指派这个院,专门陪同的人。”

这里的女子个个都水灵,也不知是这好山好水养的,还是精挑细选,挑出来的。加上穿着套单薄,合身的白色练功服,看起来还真有些别样的味道。有漂亮女人跟身边,总比两个老爷们在山里瞎转悠好,我事宜的把弓箭放到女子手里。

另一个女子见周仓手里没东西,出声询问。周仓示意不用拿,只是跟着玩,女人甜甜的笑了笑,没有说什么。看那乖巧的模样,还真是调教的好,让人有点身在几十年前老地主家,带着唯命是从的小丫鬟的感觉。

对这里似乎很熟悉,周仓在前面带路,似乎还没忘记刚才那事,转头问道“那豹子谁打死的?”

“想打死那东西可不简单,鼻子比狗灵,跑的比狗快,还能爬树下水,除了弄陷阱,谁逮的住它。”我摇头苦笑说,估计只有真正了解的人,才知道它有多难对付。

“你设陷阱弄到的?”周仓不死心的问。

“没那么好本事,那东西怪激灵了,闻到人的气味就远远避开了。就是弄陷阱,也不易逮住。”我摇头。

“那怎么死的!”周仓带着上了青石小路,径直向山里行去。

我忍了半天,见周仓快着急时,才笑道“告诉你是被一头牛杀的,信吗?”

“切!”周仓明显不信,以为我在糊弄,转头专心带路。

“真的。”我点头说。

“逗我玩呢,牛怎么可能杀得死豹子!”周仓嗤之以鼻。

“骗你干什么,那年我才十岁,亲眼见到的。就在我们村外不远,那豹子可能是饿极了,晚上竟然跑进村里,想吃刚出生的牛犊,结果不知怎么落母牛手里,被顶在拴牛的石壁上,隔天被人发现时,已经死了。”我解释说,看周仓还有点将信将疑,我继续道“当时那头牛在村里还出名了,主人给它挂红花,放鞭炮呢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或许想到一头牛带着红花,周仓哑然失笑。

“在我们那儿的人看来,它是英雄啊!”我正经道,担心周仓不理解,解释说“我告诉你,还真没几个猎人能在山里逮住丛林豹,很多人在山里逛了一辈子,连它的影子都没见过。”

“反正我是没见过,随便你怎么编吧!”周仓有点分不清真假,无奈说。

我笑了笑,没有在解释。有些事,在没有体会过的人看来,就是那么不可思议。很快走出建筑群,除了铺好的路面,附近全是杂草,远些就是茂密的滕曼,树木。

前行了一段,周仓一直在路上走,似乎没有走进草丛,进入树林的想法。我疑惑的问“你不会一直带着我在这上面走吧!”

“怎么啦?他们打猎都这样在山里转。”周仓回头,样子比我还不接。

“这样能打到东西才怪,动物虽然没人聪明,但又不真是笨蛋。”我郁闷道,接着故意揶揄说“怎么,难道怕弄脏了鞋子?”

周仓白了我一眼,率先走下青石路道“早知道你这么麻烦,就不接这苦差事了。”

“哈哈,晚啦!走吧,走吧。”面对周仓苦着脸的样子,我乐呵道,平常见他,随时一副笑呵呵,看到女人更是好不收敛的样儿,难得看到这幅面容。

身后的两个女人也没说什么,跟着我们走下了道路。

收藏
点赞
反感
相关小说Recommend Related Fictions
相关专题Recommend Related Topics
Sitemap | Copyright MeiSE.APP All Rights Reserved | 联络方式: meiseweb@hotmail.com